碼頭鎮

暂停放置

第五人格:
杰佣 裘医 百合好好好
皮皮善心头肉ww

小排球
牛岛中心

海贼
艾路我一生的痛,我爱他们
  1.  212

     

    看到青梅竹马走路很可爱,想一脚踢飞是什么心态?

    茅塞顿开😂!

    奥伦玛利亚:

    *祝美树 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 ございます! 


     (人家日语1才学了半学期嘛!)


      本来想给你写虐文,想想怕不是格外讨打,算了。


      灵感其实是上次同玲子、叉叉瞎几把聊天聊到的,差点没笑死。


      那么这相声送给你——肯爱千金轻一笑。






    “医生。”


    医生轰焦冻,刚刚抬头看一眼钟,快下午五点,他本来都要下班了,怎么又被塞了一个病人进来?但是轰是一个很有职业操守的医生——不过也可能是他还年轻,还有为人民之健康奋斗的傻劲儿,就收起满腹怨气,问:


    “您哪儿不好?”


    面前的男人戴着淡蓝色口罩,拉下来很严峻地说:


    “实在有点难开口。”


    轰想,阴茎骨折断都是悲痛大于羞耻的伤势,还有什么算难开口的病。


    “您说。”


    “我怀疑自己有暴力倾向。主要是一看到我青梅竹马,我就想一脚踹飞他。”


    “等一等。”轰取下眼镜,“先生,精神科在那边,我是骨科医生。”


    病人怒了:“靠,那护士怎么给我分诊到这儿了?”


    值班护士耳郎认为该病人态度奇差,不整一下不痛快。就算待会儿爆豪气冲冲地跑出去找人,她也业已交班。


    “这样吧,您拿着病历去找隔壁精神科的八百万医生,把我的签字给她看。”


    “麻烦你了。”


    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


    爆豪又把“一看到我青梅竹马,我就想一脚踹飞他”说了一遍给面前这个扎马尾的美貌女医生说了一遍,女医生听完,一张脸皱了,不再美貌。


    “……您具体什么意思?”


    爆豪说,青梅竹马不走在他旁边嘛,他一看,就有一种打他踹他的冲动,但是又不能真的打人家,手频频抬起而只能挠头,搞得青梅竹马怀疑他几日不洗头,顶上奇痒难耐。


    八百万冷静分析:“说明您讨厌他。”


    “有那么简单我还犯得着上医院?”


    使爆豪陷入矛盾螺旋中的,是他发自内心觉得青梅竹马可爱,却又忍不住踢飞的冲动。青梅竹马走的好好的,腿短,步子比一般人小,见着他还畏首畏尾,拘束劲儿真是太他娘的可爱了,可这手和脚就是管不住,特想往人身上呼。


    八百万打了个响指:“我明白了。其实心理学上有一个假说叫cute aggression,可爱侵犯,看到可爱的东西却想攻击,攻击欲其实是您大脑为了防止喜爱失控而放出的制衡情绪,只是也许它放的太多了。”


    “……能治吗?最近青梅竹马到我公司来了,我不可能在公司里真打他,太扯淡了。”


    八百万笑了:“这又不是病。您准备一个减压球,遇到可爱的东西就赶紧减压就好。”


    “等下,你这现象,是说看见cute就会aggression?”


    “是的。”


    “但我看到别的我不想打啊。”爆豪茫然道,“我就想打他一人。”


    八百万刚觉得自己能下班了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。


    “说明他在你心里非常特殊,你就想攻击他这一个可爱。”


    “特殊……”爆豪十分诧异,诧异中带了点儿恐惧,就像被医生下了重病结论。


    “这也没问题,您先试试减压。”


    送走病人后八百万终于能下班跟轰回家了。但一星期后,这位病人又回来了,说话时情感比过去还抓狂。


    “医生,不行。”


    “什么不行?”


    “减压球都减不及啊,太想打了。”


    而且青梅竹马每次震惊而疑惑地看着爆豪一边说“中午好”,一边狂捏一个小肉球,不狂挠头就狂捏球,真的很担心现在爆豪的精神状况。


    八百万沉吟片刻,说:“能详细给我讲讲,你青梅竹马是怎么一回事吗?”


    爆豪:是这样的,医生,虽说我觉得他可爱,但我其实看不上他别处,别处没一个地儿比得上我。


    我和他小时候玩的时候绝对没有这种情况,小孩子您也知道,哪会像大了这样还纠结啊,肯定是想打了就打了,但我那时大多数时候还能和他好好相处。我们初中前就散了,现在才重新遇到,结果谁想到我突然变成了这样。


    “他现在是您的下属?他与过去变化大吗?”


    “大,肯定大啊。”


    过去青梅竹马以傻为主可爱为辅,现在以可爱为主且没有傻。每次跟你见面了会脸红,明明认识但因为上下级关系,装得比互相认识还要浅薄,老是半低半侧脑袋:爆豪桑去吃饭么?


    八百万忽然觉得有哪儿不对劲。她现在有一个重大突破口。


    “这样,您明天和他提议共进午餐,随便吃什么都行。”


    爆豪傻眼道:“不合适吧?”


    “挺合适啊,久别重逢,而且你是上司你有权要求。”


    “那我还是想打人怎么办?”


    “吃你的饭,别管其他的。”


    不过几天,爆豪回查,这一次爆豪的情绪好像没过去那么紧张了。八百万见了,红红的嘴角上挑:


    “怎么样,爆豪先生?”


    “还行……不知为什么真正接触起来会比较放松。”


    “其实很多人都有cute aggression,比如看见小孩却想掐掐、捏捏,这是很正常的,程度不同而已。可您会想掐您自己的孩子吗?”


    “不想。”


    “是的,您也知道这是自己的,也先不谈带孩子会不会心力交瘁搞得不再可爱这一点……我问您,您是真的很想解决这个问题?”


    “嗯。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调走,烦人。”


    “那我建议——您听了别激动,”八百万放下手靠近爆豪,“您想想,如果他变成您的所有物,会怎样?”


    爆豪病人愣了足有十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劝人谈恋爱,所以马上激动了起来,表示天方夜谭。


    “是为了您的精神健康啊,哪怕他调走以后分手呢?”


    可这医生来不来劝人跟男性青梅竹马谈恋爱,会不会太草率了点?


    “没事的,我觉得您能成。”


    爆豪满头黑线:“你哪儿来的觉得?”


    八百万扶了扶眼镜:“直觉。理性稍微冷冰冰了些。”


    我直觉,他喜欢您。




    一个月后,爆豪花了十块挂号费来感谢那位女医生,并且带了当初那个青梅竹马,现在已经是男朋友了。


    “小胜,是这儿吗?”


    青梅竹马面对这位陌生的红娘非常不好意思。八百万算看清楚爆豪先生吃的是什么品种了。


    只是现在cute aggression好像换了一种入侵方式,变成了看到青梅竹马露个后脖子便两头兴奋,变得很想推人家。


    “总比您想一脚踢飞人家好。”


    毕竟爱的aggression比单纯aggression好。






    END




    关于Cute Aggression, 知乎问题链接:看到两三岁的小孩走路很可爱,想一脚踢飞是什么心态?


    真的好短小……感觉不像我2333当段子看看就好!



     

    胜出

    评论
    热度(212)